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热词:
县域百科

焦三牛带来两点思考

2012年04月20日15:40 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4月19日电 (记者 陈叶军)前期,23岁的清华大学毕业生焦三牛,通过公选成为甘肃省武威市副县级领导干部。这一新闻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也引来一些质疑之声。如何正确看待年轻干部的提拔问题?青年干部自身如何看待权与责的问题?

  国家行政学院领导人员考试测评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旭涛表示,当前官场生态环境以及社会舆论环境对青年干部培养带来了挑战。应该剔除年轻干部逢提必疑的“惯性质疑”,理性看待青年干部“直通车”的问题。此外,青年干部也应该拥有正确的权责观念。

  应该如何看待青年干部的提拔问题?

  以前,我们强调干部的“四化”,如果大胆选拔年轻干部、专业干部、基层干部,都会在社会中引起好的反响。但现在,我们开始怀疑这个人是不是有什么背景?要不怎么会坐“直通车”?我们以前叫“破格提拔”,现在叫“空降”、“直通车”、“小步快走”。这些说法的变化背后的寓意是什么,我们应该很好地研究一下。

  刘旭涛认为,“破格提拔”还有个“格”的问题,就是法治法规等制度方面约束。这个“格”不一定合理,但至少还有一定的约束力。但现在制度所带来的“预期”离人们的理想还有些距离。比如,我们2009年就出台了《关于建立促进科学发展观的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考核评价机制的意见》及其三个配套办法(简称“一个意见三个办法”)。公开选拔和竞争上岗我们也有相应的规定,但很多干部还是感觉这些东西看起来很热闹,但仍然摆脱不了“少数人选少数人”的现象。三令五申不许“跑官要官”,但还是要“要”,要“跑”。再比如,现在一届党政领导班子的任期是5年,但实际任期有人匡算只有2年多。交流、挂职不是为了锻炼,说做出“政绩”那是往好了说,实际更多的是“镀金”、“攒资历”。

  问题在哪里?刘旭涛认为,至少在技术层面上,我们制度设计上存在着“重制定、轻执行”的问题。现在很多人在官场的游戏规则面前很尴尬。“潜规则”大于“显规则”,或者两张皮。我研究过组织文化,组织文化实际上就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但又被大家共同遵守的一致性规则”,就是“潜规则”;而规章制度是“写在纸面上能见到的要求让大家遵守的规则”,就是“显规则”。其实,判别组织文化的好坏,有一条很简单的标准:潜规则和显规则是否统一。显规则就是让好人受益、坏人吃亏的游戏规则;反过来讲,潜规则是让好人吃亏、坏人受益的游戏规则。

  因此,在现有的环境之下,对青年干部培养就带来了很大挑战。你讲的是显规则,但实际引导他的是潜规则。

  “所以,我们的社会环境和社会舆论能否倡导法治精神、弘扬社会正气,能否公开质疑对干部制度的破坏行为,这也是媒体的社会责任所在。应该剔除年轻干部逢提必疑的“惯性质疑”,理性看待青年干部“直通车”的问题。”刘旭涛说。

  青年干部本身如何看待权力的问题?

  从自身角度讲,青年干部应该如何树立一种从“官本位”转换成“能本位”的意识?

  当年刘少奇对时传祥讲,你是掏粪工,我是国家主席,我们都是人民的勤务员。我们现在不这么想,即便是为人民服务,当上高官了,服务的水平也肯定高。这就是典型的“官本位”思想。其实国外也追求权力,西方以前的“政党分肥制”就是把官位作为战利品。但现在西方国家的民主监督环境,已经很难“分肥”。

  刘旭涛说,前期,德国的总统武尔夫辞职了,理由是借朋友的钱买别墅。我的感觉就是,在西方国家当高官真可怜!无独有偶,在《环球时报》上又看到一则消息和图片,美国总统奥巴马到一个小超市买东西,大包小包自己拎着,感觉美国总统真是太随便了、太不严肃了。想想在西方国家,当高官对自己有什么好处,但大家还是明着争。当然这里也有他们的“利”,只是这种“利”不仅仅是物质利益。我们个别干部明着都不争,都讲是为人民服务,但实际暗地里争得厉害。

  想当官,肯定要“争”,但我们现在有个别干部争得有些“过”。

  另外,刘旭涛指出,从权力本身的属性看,我们没有意识到它的另一面,就是“责”的一面。权责是对应的产物,有权必有责。现在大家只把官职当成一种待遇、一种资源,而不是一种风险、一种负担。比如,经常强调什么“省部级待遇”、“厅局级待遇”等,如此认识,自然大家对权力就会趋之若鹜。

  所以,青年干部本身,应该有正确的权力观,将“权”与“责”统一起来,有多大的“权”,就应承担多大的“责”。

(陈叶军)
[责任编辑:赵光菊]

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读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