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热词:
县域百科

从中西比较看“啃老”现象

2012年04月23日18:14 来源:北京日报

  “啃老”是一个全球性社会问题,在不同地区“啃老”者被冠以不同的称谓:“袋鼠族”、“‘回飞棒’小孩”、“赖巢族”——

  80后“啃老”现象不断遭到媒体诟病,其实“啃老”并非中国独有。20世纪末英国人用NEET专指“既没有上学也没有就业或接受任何职业技能培训、必须依赖父母养活的青年人”。1998年法国《快报》的一篇文章中使用了词汇“袋鼠族”,用来比喻“大学毕业后,到了就业年龄,却以薪水少等为理由,仍依赖父母的那些年轻人”。类似群体在美国被称为“‘回飞棒’小孩”,在德国被称为“赖巢族”,在台湾地区被称为“尼特族”。“啃老”是一个全球问题,所以我们在讨论中国年轻一代“啃老”现象时,不能简单归因于父母溺爱、教育缺失、年轻人缺乏独立拼搏精神、社会福利水平低等,而应该探讨现象背后更为深刻的原因和影响。

  科技进步和经济转型导致的“社会性断乳”普遍推迟,是全球性“啃老”现象的根本原因

  孩子长到一定时候,“在抚育的末期,必须有一个社会性的断乳”。问题是,子女什么时候才算真正长大呢?这不仅涉及生理学知识,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学问题。传统社会中,成年主要以生理成熟为标志,并通过各种“成人礼”来纪念。从经济和家庭生活的角度来看,一般将年轻人能够在劳动力市场谋得一份职业作为成年的标志,因为此时他基本可以养活自己,可以进行社会性断乳了。只不过随着科技进步和经济转型,劳动者需要更多的知识储备和技能培训,才能谋得一份满意的职业。这导致了一个重要后果,即社会性断乳的普遍推迟。以往一些国家以18岁作为子女独立的标志,但是目前大多数国家18岁的青年依然在接受高等教育,还需要父母供养。正因为如此,抚养期被拉长,社会性断乳延后,这是全球性“啃老”现象的根本原因。

  近年欧美国家主要以危机型“啃老”为主,而中国主要以发展型“啃老”为主

  笔者将“啃老”分为两类:一类是危机型“啃老”,系因经济危机或波动影响青年就业而导致;一类是发展型“啃老”,特指社会发展过程中子代无法承担教育、城市化等高额成本而出现的依靠父辈的现象。以此来看,近年欧美国家主要以危机型“啃老”为主,而中国主要以发展型“啃老”为主。

  20世纪90年代末,英国青年中有接近十分之一的人没有工作,靠父母供养。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后,失业率提高,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买不起房,沦为“啃老”族。意大利、德国、日本、韩国等面临同样困境。这种现象与宏观经济形势有直接关系。对于欧美国家“啃老”族来说,“啃老”是高失业率的直接后果。

  目前中国的“啃老”现象,主要与快速城市化有关,因为更多的人在涌入城市,追赶着高成本的都市生活。任何一个国家从生活必需品时代过渡到电器、房产等耐用消费品时代,都面临着高度风险。社会发展压力增加了人的生存和成长成本,当其不能由一代人单独完成时,就需两代人共同分摊。如果说中国“啃老”现象是两代人分摊城市化发展的成本,那么对于欧美高失业率国家来说,“啃老”就是两代人分摊经济不景气的负担。

  经济发展水平与“啃老”负担

  因为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不同,“啃老”给父辈带来的负担也有所区别。西方发达国家相对富足,家庭收入和社会福利都较高,“啃老”是“有限负担”,家长尚能从容应对,所以代际关系并不是特别紧张。相反,中国是“未富先老”,父辈家庭承担着巨大的负担,老人积蓄有限,“抗啃”能力明显不足。

  一些学者将子代对父辈的过度索取现象概括为“代际剥削”,虽然用“剥削”一词描述父子关系让人在情感上无法接受,但是从两代人的物质交换过程来说,父辈确实遭受了严重的剥夺。巨大的社会转型成本,通过子代转嫁给了父辈,而这是欧美发达国家不曾遭遇的。

  该如何应对“啃老”现象

  费孝通认为,中国的代际关系是反哺模式,亲代抚养子代,子代赡养亲代;而西方是接力模式,甲代抚养乙代,乙代抚养丙代。在中国传统的代际关系模式下,夫妇能够更大程度地容忍这种子代压力。或者说,正是这种无限责任的代际伦理,使中国家庭分担了社会快速发展的成本,而不用像欧美发达国家那样因高社会福利而不堪重负。对于我们来说,治理“啃老”的主要手段就是加强宏观调控,特别是房价调控,降低城市化成本,缓解青年一代压力的同时也解放了他们的父辈,“啃老”现象自然得到控制。

  对于欧美国家来说,问题却没有那么轻松。宏观经济形势不能轻易改变,政府需要高超的政治艺术来协调老年和青年的利益关系。法国为了减轻财政负担,不得不推迟退休年龄和领取退休金的年龄。因为按照目前的局面,单靠年轻人工作根本无法养活老人,只能让老人继续劳作,自己养活自己。这是整个社会层面的“啃老”现象。

  要重视孝文化对代际失衡的调节作用

  “啃老”,从根本上说,是社会转型或社会危机成本在代际之间的一种分配,所以它不仅仅涉及政府调控,还涉及一国文化中代际关系和代际伦理的调节作用。对于奉行接力模式代际关系的国家来说,“啃老”意味着接力赛从100米增加到了120米,是社会性断乳的延后;而对于盛行反哺模式代际关系的国家来说,“啃老”同时意味着反哺的推迟。隐性的危机是:当子代不能很好地赡养亲代的时候,长期下去必然导致代际关系的严重失衡。

  长久以来,我国通过孝道和情感来维系代际交换的不平衡。所以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不是青年是否“啃老”,而是青年一代成长起来后,如何来反哺和赡养他们的父辈。如果能够践行孝道,给予老人物质和精神照料,那么当年父母的苦累也就获得了意义,代际关系将以一种新的形式获得平衡。否则,一旦孝道衰落,必然引起代际伦理变动。当父辈开始理性化应对子代索取的时候,就是代际伦理的转折点。陈 辉

  (作者单位: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

[责任编辑:赵光菊]

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读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