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热词:
县域百科

《大数据》用数据看历史

《大数据》用数据看历史
2012年07月24日17:20 来源:新华读书

  

 

  涂子沛/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7-1

  【内容简介】

  公布官员财产美国是怎么做的,美国能让少部人腐败起来吗,美国式上访是怎么回事,凭什么美国矿难那么少,全民医改美国做得到吗,美国总统大选有什么利器才能赢,下一轮全球洗牌我们世界工厂会被淘汰吗……

  除了上帝,任何人都必须用数据来说话。

  大数据浪潮,汹涌来袭,与互联网的发明一样,这绝不仅仅是信息技术领域的革命,更是在全球范围启动透明政府、加速企业创新、引领社会变革的利器。现代管理学之父德鲁克有言,预测未来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创造未来。而“大数据战略”,则是当下领航全球的先机。

  大数据,这一世界大潮的来龙去脉如何?数据技术变革,何以能推动政府信息公开、透明和社会公正?何以促发行政管理和商业管理革新,并创造无限商机?又何以既便利又危及我们每个人的生活?Google、百度之类搜索服务,何以会不再有立足之地?引领世界的数据帝国——美国和西欧,正在如何应对大数据时代?我们中国,又当如何作为?

  本书通过讲述美国半个多世纪信息开放、技术创新的历史,以别开生面的经典案例——奥巴马建设“前所未有的开放政府”的雄心、公共财政透明的曲折、《数据质量法》背后的隐情、全民医改法案的波澜、统一身份证的百年纠结、街头警察的创新传奇、美国矿难的悲情历史、商务智能的前世今生、数据开放运动的全球兴起,以及云计算、Facebook和推特等社交媒体、Web3.0与下一代互联网的未来图景等等,为您一一细解,数据创新给公民、政府、社会带来的种种挑战和变革。

  美国是全书主体,但又处处反观中国当下的现实。回望中国,胡适批评“差不多先生”,黄仁宇求索“数目字管理”,作者从太平洋对面看到中美两国的差距,深知中国缺少什么、需要什么,故将十多年观察、思索所得,淘洗成这一本书。

  史学大家、匹兹堡大学历史系荣誉讲座教授许倬云,有感于“老大哥”的影子,专门作序:“我们要对涂子沛先生致敬与致谢,因为他为华文世界提出一个重要的话题。”

  哈佛大学商学院访问教授、全球顶尖的管理咨询大师达文波特,为中国政经两界提示智库建言:“无论是对中国政府,还是就中国的商业组织而言,《大数据》都是一本重要的书。”

  【作者简介】

  涂子沛,知名专栏作家、信息管理专家,先后为《南方都市报》、《IT经理世界》、艾瑞网等多个报刊网站撰写专栏,网易、财经网名博博主。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中山大学和卡内基梅隆大学。赴美留学之前,曾在省、市、县几级政府的不同部门磨砺10年,做过职业程序员,担任过公安边防巡逻艇的指挥官,也从事过政府统计工作。现为美国某软件公司数据中心的主任。除了工作、写作,还热心公益,是匹兹堡华人社区的领袖。

  【书摘】

  【尾声】挑战中国:摘下“差不多先生”的文化标签

  文/涂子沛

  “而最大的毛病,则是西欧和日本都已以商业组织的精神一切按实情主持国政的时候,中国仍然是亿万军民不能在数目字上管理。……一旦某一个国家能在数目字上管理,到底使用何种数字,尚可以随时商酌,大体上以技术上的要求作主,不必笼统的以意识形态为依归了。”

  ——黄仁宇(1918—2000),美籍华裔历史学家,1991年

  在论述完大数据时代的趋势以及这个时代给个人、企业和社会带来的诸多挑战之后,本书应该可以画上句号了。但在结束之前,作为一名中国人,还是按捺不住,要絮叨几句我们中国在这个大时代当中所处的位置。

  数据表明,今天的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互联网大国、手机大国,但却恰恰还不是一个数据大国。2011年,麦肯锡公司以2010年度各国新增的存储器为基准,对全世界大数据的分布作了一个研究和统计,中国2010年新增的数据量约为250拍,不及日本的400拍、欧洲的2000拍,和美国的3500拍相比,更是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和美国相比,中国拥有数据量的绝对值较小,这在情理当中。本书第三章曾谈到,美国的联邦政府,是一个数据帝国,它的数据主要有三个来源,一是业务管理的数据,二是民意社情的数据,三是物理环境的数据。这三种数据的积累,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其漫长的发展过程中,有其重要的里程碑,例如1940年罗斯福引进的民意调查、1962年启动的海浪监测计划和1973年诞生的最小数据集。

  而中国类似进步的取得,都是进入21世纪之后才发生的事情。2003年,中国开始着手制定医疗系统的最小数据集,3年之后,中国卫生部出台了第一版中国医院最小数据集的标准。也是在2003年,中国创立了第一个全国性的大型社会调查项目,开始对社会的发展和变迁进行全方位、综合性、纵贯性的问卷访谈调查。这个调查叫做“中国综合社会调查”,是由中国人民大学发起的,中国人民大学随后还按照国际标准成立了“中国社会调查开放数据库”,向全社会开放调查的结果和数据。2006年9月,在几经周折之后,国家统计局正式成立了社情民意调查中心,这是中央政府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专司社情民意调查的单位;至于对物理环境数据的采集,更是2010年前后才见到若干零星的报道。

[责任编辑:赵光菊]

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读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