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热词:
经验调研

青山何以变金山?——来自云南省腾冲县新岐社区的调查

2015年08月24日10:5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远眺新岐 摄影:解宏伟

 

  远眺新岐 摄影:解宏伟

  出腾冲县城往西三十公里,车行半个小时,有一个山青水秀的新岐社区。新岐有“三奇”:“林子奇”,村里人祖祖辈辈种树,森林覆盖率95%;“班子奇”,村干部建国后没出过问题,集体经济还红红火火;“路子奇”,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全县18个特困村之一,到如今在二百多个村社属中上游,新岐人走活了“靠山吃山之路”。

  三十年,正是一茬用材林采伐的周期。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之间,是怎样的转换逻辑?贫困山区如何“惠于山”而非“困于山”,新岐给出了生动可学的案例。

  “咬定青山”不放松

  新岐已退休的老支书段生荣开门见山:“种树是老祖宗留下的传统,我们享受前人好处,也得给子孙多留好处,种树就是种福气。”

  云南多山,滇西尤甚。新岐村躲在山坳里,没有树,泥石流、山体滑坡等地质灾害不说,吃水都会成问题。几年前云南连续大旱时记者就发现,杂木林多生态好的村龙潭里不断水,反之就得四处拉水吃。打清朝康熙年间定居于此,新岐人就爱栽树。山里人懂得:靠山吃山,先得养山。

  “吃山”不能吃石头,传统上新岐人在山地里还种苦荞、包谷等农作物。村民段生海保留着2000年时村里的“风景照”:远山上四处是“补丁”,红土裸露,是庄稼收获后的样子。两三年后搞退耕还林,一些村民不理解:都种上树了吃啥?村干部们只好带头干。两年过去,村民们争先恐后种树,之前的“反对派”成了造林大户,7400亩的指标实际种了1.2万亩。

  在新岐当了十三年村主任的闫生琼分析,部分村民当年不理解退耕还林,一是不相信国家每亩每年补助260元的政策,二是没算透账。按目前行情,一棵树一年能增值二三十元,一亩地八百棵树,就是两千块,国家还有补助。“你种苦荞能收多少?喂牛喂骡苦不苦?”闫生琼反问。

  种庄稼得养骡马牲畜,得建牧场,当年新岐有1600头牛、1200匹骡马,13000亩牧场。林业和畜牧业的矛盾咋解决?新岐人一是调结构“削农补林”,二是花大气力修路,路好了,拖拉机、小货车畅通无阻了,依靠畜力就会“釜底抽薪”。如今新岐只剩下不到20匹骡马,“牲畜也跟着享福了”。社区顺势把属于集体的牧场种上“三棵树”:核桃、红花油茶和银杏,包给村民管理。“再过五年挂了果,村民人均能增收一万多,”社区党总支书记段生力估计。

  2014年,新岐社区林业资产总值4亿元,人均拥有人工用材林13.6亩、经济林5.6亩,村集体收入达300多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8961元,较2006年林改前翻了一番。在新岐,除了村口人工湖,你找不着没栽树的地方。

  “坝区是粮仓,山区是‘银行’,因地制宜,我们这里吃庄稼不如‘吃树’”,闫生琼说:“新岐的‘绿色银行’建设了半个多世纪,这才叫‘咬定青山’不放松。”

  “三级所有”势均衡

  “有了树也未必富,关键看你有没有路”,这是新岐人的切身体会:一棵树路边值三百,山里卖一百,深山里的没人要。

  路,曾经是新岐人的痛处。进村的14公里干道,一度是土路,晴通雨阻、崎岖难行。“1986年我买了辆手扶拖拉机,结果开不进村,不得已,拆散后请几个壮劳力抬进了村”,新岐社区主任闫生彪说:“另外4条出村道路更恼火,晴天尘土飞扬,白天拉出去黑骡子,晚上回来变成黄骡子了;雨天骡马驮着东西,路上拔不动腿。”

  从1986年开始,新岐村陆续修缮了通往县城的主干道,以及通往中和镇打板箐、勐蚌、勐新、桃树河,盈江县盏西镇的道路。“有人说新岐人傻,自己掏钱把路修到别人家门口,比如到打板箐的路13公里,新岐修了11公里;早年修路占别人地,还得替人家交公粮”,闫生琼说:“等新岐变成辐射周边的‘小区域中心’,这些人才赞成。”

  问题是:农村公益事业“一事一议”,这些路何以修得成?除了村民思想工作做得好,村集体有钱十分关键。新岐社区的六万亩林地实行“三三制”:行政村集体三分之一;村小组和村民又各三分之一。“三级所有”保证了集体经济的话语权,是读懂新岐的一把钥匙。

  2006年林改时,按要求集体的山林要分到各家各户,不少村民甚至村组干部都动了心。新岐村两委态度坚决:集体山林是全村人多年创下的共同财富,关乎全村人福祉和山林长青。村组干部和村民代表大会吵来吵去达成了共识:集体山林不分,征得上级同意“一村一策”,新岐集体林合法保留下来。

  这几年,林业增值了,村集体的腰板也更直了:社区垃圾处理费和群防群治费一分不收,逢年过节给60岁以上老人发慰问金;独生子女户、双女户、困难户、军烈属户都有补助。关键是稳定了全村的林业资源:村民的林子免费“托管”到村里,这些年没发生过森林火灾,甚至还做到给部分树林施肥除草。再通过“砍大树栽小树”,新岐林业发展实现良性循环。新岐没有大面积流转山林现象,社区居民生活贫富相差不大,实现了“三级所有”势均衡。

  集体经济有多重要?段生力打比方说:“公益事业就像请客吃饭,花‘公款’都乐意,一说得凑份子就难了。”

  “美丽乡村”助远行

  闫旭芳的手机销售门店在新岐社区一个三岔路口,仅充话费一个月就有10万的毛收入。她说:“新岐来的人多了,挣钱也容易了。”外地人马加传在新岐租下20多平的店铺,一个月的租金700元。马加传对未来有信心:这么有钱的村子,我不出半年就能赚钱。

  新岐绿了,新岐富了,但新岐人并不满足。因为他们发现:以前吃够了的苦荞,现在又有人爱上了;以前不值钱的玩意儿,现在稀奇了;连种田采菌子这些农事,慕名而来的游客也看得津津有味。他们意识到:交通方便了,8G的宽带接进村里了,山里人的时运来了。

  漫山遍野的森林,是产业,也是环境和舞台。综合开发“生态经济”,增加林业附加值,就能做到“不砍树也能富”。这几年新岐社区以“古村落、新风貌”为目标,念好山字经,唱好林果戏,主打生态牌,培植乡村旅游,建设美丽乡村。

  新岐人办起了6个养殖厂,走“林、饲、畜、沼”的循环路子。组建了两个专业合作社,以林业、养殖业、种植业、林种苗木出售为主,六成居民入社。段生海家有用材林30多亩,核桃20多亩,还套种了红花油茶和4亩草果。他“保守”地说:“用材林一年收入一万左右,草果收入一两千元,核桃挂果两年了,红花油茶也收获在即,日子越过越‘增值’。”

  新岐社区曾是古西南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驿站文化、农耕文化、民俗文化沉淀深厚,碉卡遗址、宗祠建筑、寺观庙宇、狩猎节庆、农耕祈祠颇具特色。新岐把美丽乡村与保护生态、古树名木、古建筑结合起来,不搞大拆大建。“现在我们村里建筑还是老祖宗的风格,村规民约不许村民搞钢架或水泥房,还成立了古村落建设理事会”,闫生彪说。

  目前,新岐社区建起垃圾焚烧炉,种了六千多棵樱花、茶花和枫树,装了两百多盏路灯;开挖了160多亩的岐灵人工湖,古村落生机焕发。

  “新岐小地方,八月十五下大霜,吃的是荞果饭,泡的是苤菜汤”,当新岐人回忆过往,心里头别有一番滋味。如今他们心里有数,六万多亩山林在手,即使“深度开发”不成功,好日子也跑不了。望得见山水,留得住乡愁——新岐照此稳稳地走,慢一点又何妨?

(记者徐元锋)
[责任编辑:庞锦龙]

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读取中......